메뉴 닫기

若中美真正“脱钩“,韩国则该当如何?

 

 

 

 

    在吵吵闹闹的氛围中,中美“脱钩”的趋势似乎仍是一个难以被忽视的潜在风险。之所以称之为“风险”,是因为中美真正“脱钩”所可能引发的全方位的政治经济动荡将给世界和地区局势带来一系列长期性的“不确定性”。当然,美国启动对华制裁后,有些影响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甚至是立竿见影的,比如在核心技术的使用、关键零部件的出口方面,不仅美方公司将受到严格限制,与美方有业务和技术合作关系的多国企业都将不得不自我审查,以避免受到美方制裁的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媒体报道称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将于11月赴美考察三星公司在美国建设的第二家晶圆工厂的厂址。值得注意的是,李在镕仍处于此前朴槿惠关联案件的假释期间,可见三星公司在美设厂这件事情的意义不可谓不重大。实际上,今年5月韩美首脑会谈期间,三星电子宣布增加投资170亿美元,在美国建立第二条晶圆生产线。这对于急于“将工作带回美国”的拜登政府而言,应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特别是自特朗普政府时期以来,美国就誓言将更多的制造业迁回美国,并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诚然,如果手中的选票不能兑现成美钞,眼睁睁看着高高在上的政治人士们的竞选口号不能兑现成更多的工作岗位,美国选民的情绪总会有从失望转变到愤怒的那一刻。因此,三星电子在美追加投资建厂可以看做是拜登政府兑现其竞选口号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标志性胜利事件,而其中的政治经济和地缘政治意味值得探究一番。

    首先,包括特朗普政府和拜登政府,美方誓言要迁回美国本土的制造业并不是能够即刻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的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如服装、鞋帽、低端工业加工等,而是与美国核心竞争力和当前最新产业革命前沿领域相关的产业,恰如韩国三星电子在美投资建厂的高端芯片制造等。实际上,芯片产业涉及设计、制造、封装、发售等各个环节,而当中大量的核心与基础技术专利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中。若美国重新建立其在高端制造环节中的产业优势,那么整个产业链供应链的结构都将会发生一系列深刻的变化。这些诸多变化的背后,就有着中美竞争甚至“技术脱钩”的阴影。简言之,美国人似乎希望作为世界工业制造大国的中国仍将长期处在世界产业链供应链的中低端,如此便难以对美国的核心竞争力(如对最前沿的高科技制造业的革新与引领等)做出根本性的挑战。

    其次,地缘政治的影响(抑或风险)也存在。实际上,三星电子也已在中国西安投资建设存贮芯片工厂,其中已于2014年竣工投产的一期生产线总投资超过110亿美元,而正在推进的二期项目则预估追加投资超过150亿美元。但有评论人士预估,三星电子在美完成第二家芯片工厂的建设后,美国有可能取代中国而成为三星电子最大的海外生产基地。在中美可能“脱钩”的背景下,三星公司在美国本土追加投资建厂似乎也难以脱离地缘政治的“大棋局”。第一,数年前,韩美双方已同意两国同盟已从军事同盟向全面的“价值同盟”转变;第二,也是数年前,韩国方面也已经开始“审查”韩国对于中国市场的过度依赖,并有韩方相关研究报告提出“China+1”的市场南下(东盟)战略建议。若仅仅基于这两点似乎并不能得出韩国已在地缘政治变革中选择美国而放弃中国的结论,但其中的“调整市场格局”与“适应时局变化”意味想必已经比较明显了。

    当然,以上仅仅是从芯片制造这个产业链供应链的变化来探测中美关系如果持续恶化,在两边都有巨大商业利益的韩国将如何应对。目前来看,中国方面单凭“市场的吸引力”似乎难以完全抗衡韩国业已开始的“市场多元化战略布局”+“共同的价值同盟”。那么,对于如何应对中美(一旦)“脱钩”这样的复杂地缘政治局面,韩国方面此刻似乎已经给出了至少部分的答案。

 

 

※ 상단의 [작성자명](click)을 클릭하시면 저자의 다른 글들을 살펴보실 수 있습니다.

 

관련글